假如宋江不招安……
2017-09-26 17:35:25
  • 0
  • 8
  • 23
  • 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假如宋江不招安……

        “文革”革坏了我们一代人的头脑,即将挨近中年,我才囫囵吞枣地读了中国的四大名著。《三国演义》是描写军阀混战群雄逐鹿中的刀光剑影、韬钤谋略。《西游记》是仙界、魔界、佛界之间的斗智斗法,是神话世界里的纷争。《红楼梦》是钟鸣鼎食、饫甘餍肥的贵族人家争风吃醋、尔虞我诈,也有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。唯有《水浒传》中描写平民百姓生活的情节较多,与我们平凡的读者生活接近。《水浒传》中三教九流、市井布衣皆有所反映。但读到最后,许多人皆为一百零八位好汉分崩离析的殒落而惋惜,嗔怪和迁怒于宋江的“招安”策略的失误,是宋江的“招安”使这一群气吞山河的英雄好汉自投罗网、灰飞烟灭。宋江是千古罪人。

       假如宋江不招安,这伙“好汉”应当能像李逵嘴上常说“杀去东京,夺了鸟位,在那里快活,却不好”。主要原因是宋江上山后,招贤纳士,广招人才,同时打出了“替天行道”旗帜和招牌,并且战无不胜所向披靡。如三打祝家庄不仅地形险恶,城池坚固,兵强马壮,还有祝家三兄弟武功高强,同时与李家庄、扈家庄联防形成犄角遥相呼应。尽管梁山一伙好汉刚开始受了点挫折,但后来派出石秀为探子,掌握了祝家庄城防的各点细节,终于大破了祝家庄,还活捉了美丽、英武的扈家庄一丈青扈三娘。在攻打曾头市时,虽然晁盖受重伤而逝,但最终攻破了曾头市并杀了曾家五虎,还为晁盖雪了一箭之仇,活捉了史文恭。同时,在对朝廷正规军的进剿,梁山却能两赢童贯、三败高俅,最后还将高俅活捉到水泊梁山。看到梁山好汉气吞山河的气势和梁山造反事业蒸蒸日上的情景,假如宋江不实施招安的战略,要解放全宋朝可谓高屋建瓴、势如破竹,已成铁板钉钉事了。

        那么,我们不仅要问假如宋江不招安,能建立一个公平正义、百姓幸福的“新宋朝”吗?我想未必。虽然说宋朝腐败,比如高俅,一个吃喝嫖赌的街头混混,因为踢球技艺高超,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被后来当上皇帝的宋徽宗所相识,一夜之间飞黄腾达,位高权重的军事长官——殿帅太尉,还有童贯、蔡京、杨戬等奸臣腐败分子,可谓宋朝处处有不平和黑暗。但是,行侠仗义的一帮梁山好汉如果像李逵嘴上常说“杀去东京,夺了鸟位”后,我可以肯定说,他们将建立一个新朝代比宋朝更加黑暗和龌龊,具体原因由他们阴险狠毒的手段中可以管中窥豹预知他们的未来。

       凡通读过《水浒传》的人,可以看108个头领的人生履历,除了正直、仁厚的林冲正儿八斤被高俅设计陷害,被充军、被坐牢、被暗杀,是一个官逼民反的典型外,还有武松、鲁达等少数几位好汉被宋朝不公平逼上梁山。然而大多数好汉,是被梁山一伙用卑鄙无耻的手段逼上梁山的:比如青州府指挥司总管本州兵马秦统制的霹雳火秦明入伙,不惜假扮秦明,火烧青州府百姓,连累一家妻小无辜被杀,从而使秦明走投无路,逼上梁山(第三十三回)。好汉朱仝因私放了犯人雷横吃了官司,充军到沧州。沧州知府看了见朱仝一表非俗,貌如重枣,美髯过腹就有八分欢喜。同时沧州知府年方四岁的亲子也喜欢朱仝。为了使朱仝上山入伙,宋江和吴用毫无人性地授意李逵杀了知府的亲子,既陷朱仝于不义,又使朱仝走投无路(第五十回)。卢俊义原本武艺高强、家境殷实,是北京城一等一的员外。为了逼卢俊义上梁山,吴用设计残害,陷卢俊义于反官府反朝庭使卢俊义身入囹圄,受尽了折磨和苦难,差点被官府砍了头(第六十一至第六十二回)。吃人好色的矮脚虎王英和锦毛虎燕顺杀人越货,宋江被抓后,当作牛子差点被他一伙吃了下酒(第三十二回)。好汉菜园子张青及其妻母夜叉孙二娘在十字坡不仅抢劫杀人,还做起人肉馒头(第二十六回)。神行太保戴宗出场就有意思。戴宗初遇囚犯宋江,索要钱物不成就破口大骂:“贼配军!安敢如此无礼,颠倒说我小哉!那兜驮的,与我背起来!且打这厮一百讯棍!”你一看这黑牢头戴宗贪墨索贿、何等威风(第三十七回)。

        李逵以杀人为乐的最不讲信用。(第三十七回)李逵一出场,说道:“我有一锭大银,解了十两小银使用了,却问这主人家那借十两银子去赎那大银出来便还他,自要些使用。叵耐这鸟主人不肯借与我!却待要和那放对,打得他家粉碎,却被大哥叫了我上来。”杀人逃犯李逵登场就如此蛮横。接下来第三十九回梁山泊好汉劫法场:晁盖便挺朴刀,叫道:“不干百姓事,休只管伤人!”那汉(作者注:李逵)那里来听叫唤,一斧一个,排头儿砍将去。当下去十字街口,不问军官百姓,杀得尸横遍地,血流成渠(第三十九回)。也许读者看了这李逵就全身发怵,而接下来更让惊恐。

       梁山一伙活捉了黄文炳。黄告道:“小人已知过失,只求早死!”晁盖喝道:“你那贼驴!怕你死!你这厮!早知今日,悔不当初!”宋江便问道:“那个兄弟替我下手?”只见黑旋风李逵跳起身来,说道:“我与哥哥动手割这厮!我看他肥胖了,倒好烧!”晁盖道:“说得是。”教:“取把尖刀来,就讨盆炭火来,细细地割这厮,烧来下酒与我贤弟消这怨气!”李逵拿起尖刀,看着黄文炳,笑道:“你这厮在蔡九知府后堂且会说黄道黑,拨置害人,无中生有,掇撺他!今日你要快死,老爷却要你慢死!”便把尖刀先从腿上割起。拣好的,就当面炭火上炙来下酒。割一块,炙一块。无片时,割了黄文炳,李逵方把刀割开胸膛,取出心肝,把来与众好汉看醒酒汤(第四十回)。这场面分明是人肉筵席,人性正义又在何处?

       第四十九回扈家庄已向梁山投降,不与梁山作对,并商定里应外合配合梁山攻打祝家庄。然而,李逵却不讲规则,请看李逵正杀得手顺,直抢入扈家庄里,把扈太公一门老尽数杀了,不留一个;叫小喽罗牵了有的马匹,把庄里一应有的财赋,捎搭有四五十驮,将庄院门一把火烧了,回来献纳。宋江责怪李逵:“前日扈成已来投降,谁教他杀了此人?烧了他庄院?如何不听得我的言语,擅自去杀他一家,故违我的将令?”一身血污的黑旋风,腰里插着两把板斧,直到宋江面前唱个大喏。宋江假惺惺地责怪:“他这厮违了我的军令本合斩首,且把杀祝龙祝彪的功劳拆过了。下次违令,定行不饶!”黑旋风笑道:“虽然没了功劳,我也杀得快活!”看一看梁山这一帮好汉还是人吗?他们以砍人为快乐,以杀人当游戏,残忍暴虐,毫无人性,他们完全是一群魔鬼(《水浒传》楔子 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)!

       “自幼曾攻经史,长成亦有权谋”(浔阳楼上题的反诗)的宋江,虽然口口声声共聚大义、替天行道,其实他们是在欺世盗名、诓骗愚众,看清他们的所作所为后,梁山他们的“义”在何处?“道”在何方?他们五体投地所折服的是那一伙共同的利益和人身安危,与百姓无关。他们比宋朝的官府更不讲规则、没有人性、毫无底线。我相信哲人说得这句话:手段的堕落必将演变成目的堕落。我们不难推论和想像,宋江不招安所建立新朝将比宋朝更不堪!令百姓更绝望!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