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夕阳
2017-06-03 22:38:25
  • 0
  • 8
  • 22
  • 0

送夕阳

      红日西仄,又一天荏苒而去。我带着疲倦和失落,走向县城树木阴翳的花山公园。

      进入公园的大门,穿过“福”字文化广场,从赐赉庵的左侧登上了山冈,一路上在绿树丛中感觉到已进入黄昏。当登了三四十级台阶,到了公园中的卧佛亭,抬眼却看到迫近西山的一轮夕阳,它艰难地悬在空中,依然射出炽烈的光芒。

       公园的卧佛亭到寄畅亭是一条较为平坦的山脊,它南北走向,水泥砖墁地,一米多宽,两旁松、枫、樟、木樨、青冈等乔木林立。人在林间,见一片蓝天也被树叶、树枝剪割得支离破碎。我走出卧佛亭,独自步入山冈。山冈上寂静无人,两耳只听到栖息在树上的蝉儿“知了—知了—”此起彼伏的低沉叫着,更显得岑寂。此时,我恍惚间仿佛进入了一个自由世界,不用强颜欢笑,不用违心说话。我左顾右盼,忽然发现,山冈将世界一分为二:山左幽暗、阴森,叫人发憷恐怖,弥漫着黄昏的氛围,即将沉于死寂的黑夜;山右却光明、亮丽,夕阳透过树林,洒在大小不一的树叶上,反射出金黄的玫瑰色的光芒,呈现出令人向往的美丽世界。

      一冈之隔,一步之遥,为何如此明暗有别,如天堂与地狱之差?我低头且走且想、且想且走:是我的幻觉,还是我的心中梦境?我冥思苦想,却不得其解。我猛一抬头,日薄崦嵫,夕阳被远山咬缺了一块,原先刺眼的光芒已经变得橙红色。此时,山左愈加阴晦,山右却愈加绚烂。我多么渴望跨入山右,熔入这靓丽的世界。

       当我举足之时,眼前却荆棘阻挠、榛莽拦截而举步维艰,我满腹狐疑,踌躇不前。就在这时,夕阳睒眼间已经坠入了山背,仅留下了一抹妍丽的余晖。这夕阳陨落之时,不就像我眼睁睁地看着步入幽冥老人的情景吗?我无力回天,又无可奈何。这,怎不叫人伤心落泪、伤感惆怅?

      此时,暮霭四起,林中知了的鸣叫,也变得呜咽伤感的低吟声:“啷、啷、铃——啷、啷、铃——”

      人的一生,若浓缩成一日,不就像太阳的东升与西落之间吗?婴儿时,如旭日东升,崭新稚嫩,充满希望;青年时,似辰时的太阳,蓬勃向上,活力四射;中年时光,像午时的太阳,光彩夺目,却壮志未酬;老年时节,如傍晚的太阳,瑰丽多姿,但遗憾无奈……我踽踽前行,时而低首沉思,时而仰望天宇,早已泪流满面。我一生的太阳,心虽有光芒万丈,却被乌云遮蔽,消失在天宇之间……

      夕阳已经坠落,明日东升的太阳还是我吗?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