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争科长(小说连载)五
2017-05-29 20:00:25
  • 0
  • 0
  • 6
  • 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五

       S局有一个年轻干部,名叫方刚,是九十年代的大学生,瘦高的身材,性格内向,说话也不重,也不喜欢在大众面前胡吹海嗙。虽说工作上做得有条有理、滴水不漏,但不喜欢与单位的领导走近。S局先前干部都是原单位的老干部子女:有的顶了老子职,有的凭城镇户口特招进来的。大多数的学历是“文革”时的高中文凭,有的还是“文革”时的小学生,S局的干部大多数属于近亲繁殖的历史产物。方刚的学历和工作能力虽鹤立鸡群,却默默无闻,无法入S局领导的法眼。方刚在S局十几年都未被提拔重用。他早已习惯,已想开了。他并不是一心想削尖脑袋,想当“官”且官瘾十足之辈。但现今时代,在社会上,能否赚钱,是衡量一个人聪明或愚蠢的圭臬;在机关里,有官、无官是丈量一个人能力好与坏的标准:你无官帽,就是无能的表现。作为一个热血男儿,谁情愿被社会抛弃而无所作为呢?所以,他前些天听了局长的竞争上岗的报告——“改以往的‘伯乐相马’为‘公开赛马’”的话,真得心头一热。会后在一起办公的同事,一位老同事开玩笑道:“我们可是老啰,没机会了。不过,我们办公室有两位符合竞争上岗条件:方刚和张铭。”有的正色地说:“小方,凭你的实力,早就该给你个官帽戴戴了。不过,这次却是脱颖而出的绝佳机会。”也有的说:“张铭自学成才,不能被埋没,也应当去争一争……”大家纷纷撺掇他俩报名。

      张铭默不作声。说到张铭,比那个方刚性格更静。他每调到一个办公室,只待在那里,在工作上与同室的同事聊一聊,从来到别的办公室串门。他在工作上一丝不苟,循规蹈矩。除了分内工作,在艺术上他自学成才,书法、绘画、写作都有所涉及,对升官之道,却闭塞不通。

     此时,方刚听大伙亦庄亦谐的怂恿劝说下,也只是笑笑,而内心却热血贲张:是报名,还是不报名?他踌躇了起来……

     一天晚饭后,方刚抬头看看窗外,天气晴朗,春暖花开。儿子晩饭后,已早早地到校晚自习,自从独子上初中后,夫妻俩因此也空闲了下来。“出去走走?”于是,方刚携妻信步走出室外。

      屋外,晚风吹拂,花香扑鼻。他们走上江滨河堤,眼望垂柳依依,桃花灼灼,绿草如茵。身边不时有刚脱掉冬装的红男绿女也擦肩而过,漫步在这春光之中,脸上漾溢着一种新生之感。“啾——”地一声,归巢的小鸟,迎着晚霞的余辉,倏地从行人的头顶上掠过,回到属于自己的温暖小窝。方刚小夫妻边走边聊,谈天说地,兴致很高。不想,他们俩扯到了S局的事。

       “听说,你们局长的红人王艳生病了?”妻子随口问道。

       “你怎么也知道了?”小方反问道。

       “唉呀!我们这个小山城,一点新闻谁还不知道?特别是桃色绯闻,就像会长了翅膀一样,早已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了吗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你是——?”

       “啊呀,昨天下午打麻将,一个女人谈起的。她说S局的局长情人,因陪局长太辛苦,住院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哦?”

       “按说他们也是十多年的野鸳鸯了,怎么还这爱死活来。真搞不懂?”妻子顿了顿,继续问:“我们要不要也去医院探望一下?”

      “为什么?”

      “听说你们局很多人,都到医院探视呢。据说病房里鲜花、水果都放不下了,而且红包还不少。”

      “我才不去呢!”小方回答坚决,看了妻子一眼,好像不认识妻子似的。

      “要知道‘枕边风猛烈’,而‘情人的枕边风更猛烈’。 说好听,你老实、方巾气太重;说难听,你是儍、是笨。你也不看看S局干部,要上进,要调个好岗位,无不通过王科长。就连你们S局的管户,都知道一个门道,要拍先拍王科长,就可以‘四两拨千斤’。你倒好,哼!”

     “‘生定的相,沤定的酱’。我就是这个相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我最怕凑热闹了。古话说:宁可直中取,不可曲中求。再说,我素来不与他们有什么交往,她又不是你我什么亲戚,又何必呢?”没想到,夫妻俩本可春风吹拂下,浪漫一番,结果闹得不开心,两人也无心欣赏春色美景。

      第二天,方刚回到办公室上班,发现同室的几个同事对着电脑,一边看一边窃窃私语。方刚凑近看时,大家在议论S局的局域网上公布了《S局科级干部竞争上岗办公室公告(2号)》。公告上说:“ 根据本次科级干部竞争上岗报名情况,经审核,下列同志符合科级干部竞争上岗基本资格条件,现予公告。张三、李四、王五等等。”方刚看了一会儿,自己也名列其中。

      有人说:“真难产的,半个月才公布名单。”

      “呀,张铭,你怎么不报名啊?”有人对着正在默然办事的张铭问道。

      张铭嗤之以鼻笑道:“除方刚外,我们同室的年龄都已过了不惑之年的人,难道还没看透官场?省省心罢。”

      听到一贯和蔼的张铭对官场如此反感,方刚劝道:“报个名,也未尝不可。我们也可从试一试他们,是不是说一套做一套。”

“      哼,依然心存侥幸!还没看透官场,可悲呀,可悲!”张铭叹息一声。顿时,6人办公室岑静无声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