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天里的奢望
2017-11-01 21:47:53
  • 0
  • 4
  • 11
  • 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秋天里的奢望

       眼看着太阳一点点地消瘦下去,日历也一天天地单薄起来,年底到了。料峭的朔风,刺刮着我的脸面。阴郁天空,掠过孤单的寒鸟,飘零枯黄的落叶。一层厚厚的银霜,已飘落在我的华颠。时光在晨昏交替中,一睒眼又过去365天。

      此时此刻,我泪眼矇眬中回眸即将逝去的过去。我收获了什么?是物质,还是精神?我寻寻觅觅,空空的双手宛如只握了一把空气,来无踪、去无影,隐而无形。

      遥想当年,“十年”寒冬还未退却,那年在深秋里吹来了一阵春风,那就是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。这迟到的不合时宜的春风,跨过了千难万险,越过了千山万水,吹进了我们那尺地寸天的山中,那依然有阶级斗争恐怖的山里,使我这颗贻误季节的羸弱庄稼、倍受压榨扭曲的纤纤小草,希望、憧憬、兴奋和激动,化作了夙兴夜寐的碾磨,凝结成晨昏不分的煎熬。古话说:哀兵必胜。而哀读却败——那孤注一掷,那破釜沉舟,以及短兵相接的时光,仅仅留下贻害了身心的残疾,各科成绩畸形而抱憾终生,在挣命中,又重重地堕入了冰冷黑窟窿中,犹如跌进阿鼻地狱……

      我在苟且偷生中期盼,以期盼维系着我在人生道路上艰难的跋涉。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春去秋来。盼来的,等来的,是歉收的秋天,抑或颗粒无收的秋季。

       今秋,我依然幻化出非分的奢望。奢望有春风再次光临,奢望在梦中发生奇迹,奢望那累累果实缀满枝头。

      奢望着、奢望着……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