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争科长(小说连载)二
2017-05-15 20:18:00
  • 0
  • 1
  • 5
  • 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

       毕竟是雷声大、雨点小。大家议论归议论,开玩笑归开玩笑,真要去报名参加竞争上岗,大多踟蹰不前。

       三天后,黄局长拿起手机询问人教科主任:“报名情况如何?”

      “报名情况不理想啊!”人教科杨主任战战兢兢地跑步来到局长办公室,尚未落坐,就喘着气汇报道:“黄局,《竞争上岗操作规程》上规定每个竞争岗位入围人数必须5名,但现在除一个竞争业务科室外,其他竞争岗位人数都不足啊!”他侧着身坐在局长办公桌前的小椅子,恭敬地面对着黄局长:“另外,办公室副主任岗位,报名的人最少,仅有一个。”

      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局长有些语气沉重:“你要沉下去,对符合条件的同志,做好动员。要让他们相信局党组,相信公开赛马的真实性,从心灵深处破解、破解习惯思维吗——”局长拖着长音侃侃而谈。

       杨主任一直“好、好、好”声,连续不断,心突突地响。他又高又肥的身材顿时如坐针毡,肥肥的、红彤彤的脸上不时渗出了细汗。

      “选拔办公室副主任一职,不仅凭笔杆子,最主要有活动能力,上下左右的协调能力吗?比如办事老道、说话圆滑、酒量不错的王敏就不错选手?”

       杨主任眨了眨了嵌在胖嘟嘟的脸庞上的小眼,轻声地说:“黄局,按《竞争上岗操作规程》,王敏年龄好像过了……”

       不等杨主任说完,黄局长抢着说:“《操作规程》是死的,人是活的,你们把竞争上岗的年龄要求,可以适当放宽一些吗。”

      “对、对、对”杨主任如同鸡啄米似点头道。原来,这位杨主任被提拔之初,黄局长就是考虑他是本县副县长的胞弟,才将他擢升其为管理科科长。可惜得是,这位边腐边升的副县长,前些时间触上了霉运,以前私分国家资产的事,被人举报后罢官并身陷囹圄。现在杨科长失去大哥这棵大树的依傍,趾高气扬的他也显得本分的多了。

      杨主任回到自己办公室,与办公室陈主任商讨后,立马发了一个《S局关于科级干部竞争上岗办公室通知(1号)》,将竞争办公室副主任的年龄提高了两周岁,刚好适合王敏的入围年纪。

       说起王敏,全局无人不知。上个世纪八十中期,初中毕业的他,凭着父亲是单位的小头头和城镇居民户口这两块金牌身份,将王敏顺利地进入了S+Y局的“招干”,使其成为一名国家干部。其实王敏自上学起,就不爱读书,老师的布置作业从不完成。上课时,他调皮捣蛋到处惹别人,影响周围的同学。老师对其采取罚站、训斥等惩罚,都没什么用,只好向家长汇报。但他的父母却说:“我的小孩还小,好动是正常的。老师对小孩压力别太大,逼得太甚,当心孩子承受不住。出了问题,你们可要负责。”一顿抢白,戗得老师眼睛发白。之后,老师也随他去了,不闻不问。

       王敏成为干部之初,被分配到乡下去“镀金”,免得别人说他搞特殊。在乡下每几天,他就看上了一位漂亮的村姑。凭他吃城镇商品粮的干部身份和死皮赖脸,一下子博得了姑娘的好感。王敏在女友面前甜言蜜语,时不时请吃请喝,使女友沉浸在幸福暖流之中,两人还偷吃了禁果。不到半年,王敏调进城,回到S+Y局。此时,王敏就翻脸不认人,躲着姑娘不见面。王敏其实清楚,与农民户口的女孩结婚,妻子不能安排工作,户口留在农村老家。特别是出生的孩子的户口,跟着母亲是农民户口,以后孩子成了贫穷寒碜的农民,读书不能进城,工作不能安排。因此,王敏只是一时寂寞,找个女孩玩玩。工人与农民、城里和乡下是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,王敏弃而不顾。姑娘进城闹翻了S+Y局。局领导考虑他们情景,出面对双方进行调解。无奈王敏及家人坚决不与女方和好。女方寻死寻活也无可奈何。王敏不但挨了女方家人一顿暴打,单位对王敏作出行政记“大过”的纪律处分。

       经过这一番折腾,王敏名声搅得黄了。但是,王敏发挥最大的特点是脸皮厚。他涎觍着一厚脸皮,对人来客往、冲茶让座的热情客气劲,无人都难企及,对领导细心、周到、殷勤照顾,无所不至。有一次上级来人,领导陪喝时醉了酒。王敏二话不说,弓下腰,将领导从酒桌上,一口气背上停在酒店外的轿车上。一路上领导惺眼矇眬,呕吐不止。王敏脱下外衣接住酒气腥臭的污秽物,一点也不厌烦。将领导护送到家,又是端醒酒茶,又是洗脸擦身。安顿好领导睡下,一直守到领导的妻子回来,才放心离开。王敏还有一点,与社会上三教九流都有交往,一些人难办不能办的事,经他一个电话就能办成。不但如此,他的酒量出色,特别善于对客人侑食劝酒,一举成为机关头号酒星。领导早就想提拔重用他,就是碍于他记“大过”在身。记得有一次省局来了酒量不错的处长,头晚喝得不过瘾,第二天领导亲自点名,要王敏上阵后,果然处长喝得很满意。从此,王敏虽不曾被黄局长任命为科长,但他却不是科长的科长。他不做具体事务,整天跟着领导如影随形。

      杨主任退出局长办公室后,边走边琢磨:放宽年龄上限后,全局符合入围条件的人是绰绰有余,但是既要让领导要选的人入围,又要让每个竞聘岗位报名人数与《操作规程》规定的人数相当,的确是个难题。

       杨主任思考一番后,采取三个对策:第一类与领导走得近、见人就“你好”、“我好”的入围对象,邀其到自己办公室内,进行一对一谈心交流。第二类只是年龄符合竞争上岗规程的年龄,平常与群众关系较好符合竞争上岗的条件,但与领导有距离的对象,到其办公室打个招呼就行。第三类是只是符合竞争上岗条件,平常默默无闻,领导厌恶的,用电话通知其“踊跃报名参与,接受组织的挑选”之类的套话。想到此,杨主任说干就干,对二、三类对象只是敷衍一番,将着重点用在第一类人物身上。于是,这样想着,也这样干着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