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试
2017-10-24 16:46:11
  • 0
  • 2
  • 15
  • 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考        试

        单位里要进行全员考试了,我因为超过了55周岁以上而免考了,心中有几分欣喜和宽松。每年的业务考试,我总有几分紧张和忐忑,好面子的我也对考试的成绩总有几分在乎和当心,害怕成绩垫底而难以自容。现在好了,我可以开卷免考了。但舒了一口气之余,内心不免几分失落和惆怅。免考,意为着什么?意为着离退休日子不远了,意为着自己已经老了,意为着人生走进了日落西山的黄昏。

        考试,的确是一把比较公平的尺子。只有考试,才能使那些普普通通并且出生在山旮旯的农村孩子,才能使无半点社会背景、无一丝社会关系的农民子弟,走进城市,走进机关单位。可悲可叹啊,像我这样年龄的人,该读书汲取知识的时节,却恰逢文革正酣之时,考试一律取消,知识分子是“臭老九”(注:元朝外族统治中国时的社会地位是: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,读书人的社会地位比乞丐好一点,但不如妓女)。我的父亲是民国的小学毕业,大哥是1966年的老三届高中毕业。他们都因为有了文化在文革中受苦而没有好果子吃。在我垂髫之年既看不到好书,学不到普通的知识,又没有父母潜移默化和亲炙教诲,反而体尝到知识有罪、读书无用的苦味。

       接下来快要接近1978年之际,我在语文拼音不知a、o、e,数学不解一元一方程的时候,又迎来了考试――高考。我在短时间内恶补知识、题海中拼命之后,各科成绩参差不齐,好好的身体也被折腾地昏沉沉、病蔫蔫的。上个世纪七十末到八十年代初,中国的农民依然困守在土地上,还没有走出乡村来到城市“打工”一说。我的家庭,倍受文革凌侮和折磨的父亲重病在身,母亲体弱尪瘁,三个哥哥成家分居。原本贫寒人家,更是雪上加霜。农民如果是有儿有女就不是五保户,就得依靠儿子赡养。而那时贫困的农村,又有几个生活自身难保的儿子真心诚意地赡养父母。农民虽然有几分属于自己“有使用权”的土地,但没有干体力活的身体,就算一丛青菜,你也甭想吃到嘴里。那时的我,属于“自古华山一条路”的那一类人群,退是万丈深渊,进是前途叵测。高考,如迟到春风,对于我这个错过季节的庄稼,最终是颗粒无收,跌入不稂不莠的黑暗……

       考试啊,考试!让人欢喜让人忧,几家欢乐几家愁。然而,考试却是改革开放后惠及所有公民公平竞争的举措。考试是一个比较公平的舞台,一把较为公正的尺子。考试是普普通通平民百姓有了一个竞争的机会,有了一条追求自己梦想的通道。不会像文革时期取消高考后,上工农兵大学的大多是官二代,或者与官较亲近的人家子弟,社会最低层的农民是绝对没有机会的。

       如今,考试与我已经渐行渐远,犹如昨日春梦一般随风逝去,也成为我余生之中不断咀嚼的过往。让我伤感地说一声:拜拜,考试!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