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日里的眼泪
2017-08-07 15:14:28
  • 0
  • 3
  • 10
  • 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夏日里的眼泪

      皎阳似火,铄石流金。三伏中炎炎的太阳炙烤着大地。

      炽热的阳光,烘烤着大树垂头、花卉枯蔫。白炽的烈焰,也叫人挥汗如雨,令人头晕目眩、昏昏欲睡。就在酷日下,我沿着开化县城从南到北——三桥到上溪桥芹江溯河而上,却不时出现着带着草帽的园丁。他们三五成群在忙碌着,背心裤衩都汗溻了,他们一边汲水,一边浇灌着江滨绿化带上树木、花草。伫立在江滨上,望着葱翠的树木和盛开的鲜花,我的眼睛就会模糊起来,眼里分明看到了这些美丽在流泪、在怀念……

       去年的夏天,为了实现“大干三个月,创建全国卫生城市”的口号,装饰工人为美化二桥、三桥,将两旁依桥过河的电线电缆遮去。他们顶着夏日、撑着木筏在烈日下施工。木筏上搭起架子,以便上下施工。他们要经过打孔、装架、固定、拼铺等等工序,为两桥装饰,差不多要在酷暑难耐的烈日下施工半个多月,才能完成。也许长时间暴晒在日光下,施工人或许是疲惫、或许是疏忽,在移动木筏,两位工人因触碰到了跨河的高压电线而当场殒命。他们带着一身汗,也带着一身累,为了华美而罹难,为了靡丽而丧生……

       由此我们再上溯上上年,为了取得国家东部公园称号,实施“山城处处景,街道店店花”的美丽,也实现了古人的梦想和神话“墙上种花,床底种稻”。历经两三年后,大多数墙上花儿不见了,只见衰草在哭泣、在呻吟……

       此时,我想起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。在“六国毕、四海一”之后,他为筑起万里长城的宏伟工程,曾滞留了多少个命丧长城的游鬼冤魂,遗下了多少个孤苦零丁的孟姜女;也不知多少人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,更不知多少具尸骨遍野、白骨累累,成就了至今某些人仍在吹嘘的“车同轨、书同文”所谓的伟业。这些所谓伟业为何要以百姓的白骨和血肉筑就?这些所谓伟业与庶众黎民又有何相干?

        有哲人说得好:手段的堕落必将演变成目的的堕落。面对着三坝拦截后的一池河中之湖水,些许的清波潋滟,我想起了水浒传中智取生辰纲“白日鼠”白胜所唱得:“赤日炎炎似火烧,野田禾稻半枯焦。农夫心内如汤煮,公子王孙把扇摇!”千百年以来依然是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”的权力任性。

        在烈日下,我彷徨在芹江岸边,烈焰燃烧着全身,久久地不肯离去,一任哀叹与蝉声共鸣,泪水与汗水横流……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