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争科长(小说连载)四
2017-05-22 14:39:53
  • 0
  • 1
  • 10
  • 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

       王艳的丈夫原是一家公有企业当厂长,不到三、四年时间,就掏空了公家企业,弄得公司濒临破产,使职工们纷纷下岗。愤怒的职工忍无可忍,频频向政府、检察机关举报。有关部门眼看民愤太大,无可奈何地将这条蛀虫请进牢房。此时,正当王艳陷入孤独、寂寞之时,真是天赐良机,黄局长却将她紧紧地揽进了怀抱。

       现在,黄局长由“副转正”,可以独当一面了,“局长”就是一份无形资产,利益无穷的金子招牌。同时,又抱得美人归,可谓双喜临门。然而,毕竟以往在S+Y局,局长们一人一间办公室,可办公室内没有卧室和卫生间。这可把这对鸳鸯给害苦了。平常只能搂搂抱抱、亲亲嘴,摸摸腿,真要尽情来一场,只能偷偷地住旅馆。可惜得自己本乡本土的,在小县城工作也不下十几年了,也算是个有头有脸、有房有家的人,动辄住旅馆,万一碰到熟悉人咋办?影响自己的声誉,确实不好。要么两人出外公费旅游一回,但一局之长,长期在外而不理“朝政”,无疑是太阿倒持,权力旁落,局长就成了有名无实了,这也不是长久之计。为这事,黄局长和王科长颇感为此头疼……

      一天傍晚,S局有个门卫汪老头,属于“以工代干”的快退休职工。他看看局长们都一个个下班回家了,他忙着为领导办公室打扫卫生。他瘦瘦的身材,遇人总是憨笑着,碰上领导更是点头哈腰,走起路来也轻轻巧巧、不紧不慢的,看去本份老实。他负责8小时外S局办公大楼的安全,同时还负责局领导办公室的卫生。S局的局领导集中在办公楼的二层的一头。一条走廊将七位局领导办公室分成左右两边。黄局长的办公室位于走廊的最里头。汪老头和前些时间一样,从刘副局长办公室开始,理好书籍,倒掉残茶,擦桌,扫地,一气呵成。又往张副、程副局长和姜纪检组长、赵总经济师、毛总会计师办公室,将他们乱糟糟办公室逐一拾掇得干干净净。自做S局门卫几个月以来,打扫局领导办公室就是从走廊的外头干起,最后再整理黄局长办公室。

      他走出毛总会计师办公室后,又转身到盥洗间,倒掉脏水并清洗好抹布。他每做好一个办公室,都要重复这道程序。他左手提着盛着半桶清水和抹布的塑料桶,右手攥着一把棕扫把,转身走到毛总对面的黄局长办公室门口。他把扫把靠在墙边,腾出右手,插进锁匙,“咔嚓”一声打开黄局长办公室的大门,真没想到惊心的一幕:黄局长搂着王科长,口口相吻,一副陶醉幸福状。黄局长肥短的手臂,一手揽着王科长粗粗的腰,一手抚摩王科长白白地胸部……“啊——!”“啊——?”里外三人几乎同时发出惊讶声。汪老头觳觫得发抖,迅急地关上门,两眼圆睁,脸上煞白,口里发颤地喃喃自语:“什么也没看见,什么也没看见……”看者有些纳闷,然而大凡谈过恋爱的人都明白,一对男女热恋刚刚入港,可谓如漆似胶,忘乎所以,才会出现如此“差错”。那么汪老头怎么有锁匙?一贯以来,为了给局领导办公室搞好卫生的方便,门卫都配有一局领导办公室的大门钥匙,汪老头有局领导办公室大门的锁匙,也不奇怪了。

      汪老头怎么也没想到,下班时明明看到黄局长拎着老板包,步出办公室走了。可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办公室……真是活见鬼啊!他一直生活在恐怖之中,真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他梦见自己连个看门、扫地的工作都被剥夺了。最后,他被单位开除回家,回到一穷二白的深山沟里,举着一双无力的老手,在烈日下艰难地锄地……

       为这事,负责S局重新装修办公楼的办公室主任瞅准了机会,知道黄局长的需求。在装修办公楼面时,将黄局长办公室扩大了一倍,在室内书柜背后暗设一间卧室,并在左侧还有一个卫生间。从此,黄局长、王科长俩天天见面、日夜交流,有了一个安全便捷的场所。黄局长一时高兴,将原办公室李主任擢升到副局长的位置,并强迫汪老头提前退休。汪老头千恩万谢,自己总算可以安全退休,不会被下岗落得个老来受苦。王科长呢,俨然成了S局不是局长的“局长”,依傍着黄局长这棵大树,对手下呼来唤去。大多数下属敢怒不敢言。现在,人都学聪明了,纷纷捧着她,如众星捧月似的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